李丽珍回忆当年岁月:我和舒淇不同我不后悔

【发布日期】:2019-09-08【查看次数】:

  点击查看组图:杨幂盛情绽放 展露小女人风姿

  点击查看组图:秀水素颜——名模周伟童写线月,从大银幕消失四年的李丽珍再度现身,在《红河》里穿起旗袍,尽管年过四十,有个12岁女儿,但婀娜多姿、一颦一笑的模样依然勾起了很多男人藏在心底的柔情。虽然在那个红火的香港岁月里,李丽珍也出过限制级写真、拍过三点全露的,但男人们却愿意将她单拎出来,将其混合着天真和性感的独特魅力定义成自己的暗恋与初恋。是的,对全天下男人来说,她一直都是那个“蜜桃成熟时”的青春少艾,是永恒的“珍妹”,一如她英文名Loletta。虽然她笑着告诉记者,这些称赞,在很久很久以前她就听了很多了。

  去年底,章家瑞对记者说,他找李丽珍来演《红河》,完全源于一场意外邂逅,当时他正在北京某餐厅吃饭,突然看到邻座女人,“那不是李丽珍吗?”激动万分的他最终勇敢地走上前搭讪,方促成电影上的合作。回忆起旧时旧景,章家瑞毫不掩饰兴奋。那种情怀,是“中学时代在录像厅里度过的男孩子特有的”,是一段青涩的、值得纪念的长大的篇章。

  刚从云南首映现场赶回北京的李丽珍略施薄妆,头发没来得及吹干,就邀请记者与摄影同事落座。她脚下随意踏一双酒店拖鞋,渐变色短裙下的双腿看得到岁月留下的痕迹,但甫一开声,还是那种记忆里的腔调,大大咧咧、带些许骄傲与懵懂的味道。在《红河》里,她仍激情四溢,和张家辉的对手戏勾人心魂,毫不惧怕我们会从中嗅到当年,继而翻开旧账。

  尽管李丽珍以一座实在的金马奖座(1999年《千言万语》)证明了她完全胜任“好演员”的评价,但无可回避的,她的旧日时光是和春光尽显的香港共同沉浮的。时至今日,无论媒体哪一次做香港工业的怀旧专题,都绝不会落下在一片“波涛汹涌”里创造了一派清新风格的李丽珍。很难说清,为何李丽珍三点全露了,却能收获与其他艳星截然不同的评语。诚如李丽珍也难以确定,当年为何从学生情人转型成一代女王,“做出这个决定其实是一个综合因素,有可能是因为我长大了,有可能是我实在厌倦了再穿学生制服演校园妹,也或者是因为再扮清纯玉女已经没有戏可以拍了。”

  在这趟转身之前,李丽珍对她的事业规划是懵懂的。15岁以前,她是个爱打篮球、游泳、和男孩子一起玩的男仔头,头发短短的,从未听过有人赞她漂亮。当时的她,理想是做一个空中小姐,还傻傻地跑去应征,结果因为未满18岁航空公司根本不予考虑。她对娱乐圈的最初印象,便是“电视上跑来跑去拍广告的人看着好有趣”,而电影是个什么玩意,她一无所知。15岁的夏天,李丽珍和几个同学走在街上,被星探截住问她愿不愿拍广告时,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跑来跑去的画面,抱着玩心走进了这个五光十色的世界。

  《开心鬼》、《开心乐园》、《恋爱季节》、《鬼马校园》……李丽珍学生制服一穿,似乎脱不下来了,香港单双王论坛,“导演喜欢找我扮叛逆的学生妹,又或者乖乖的邻家小妹妹,可演来演去都一样。”“学生情人”的封号伴着她,一直到27岁。下一步怎么走?李丽珍碰到所有玉女变老时的问题。天下只有一个周慧敏,能不食人间烟火数十载。李丽珍选择了一段冒险旅程,她和当时的经纪公司签订了两套写真集、三部三级电影的合约。

  “其实,以前的写真集就是明星相片簿,是后来才变得开放。”但公司要她拍摄的是意识大胆、三点全露的那种,“他们给我看了其他人的写真,包括日本艺人的,不是让我学习如何摆Pose,是为了令我放心,会拍得好美,而且他们为我找的是日本专业摄影师。”决定了就一定做好,李丽珍前往澳洲拍写真集时,原本打算带着自己锻炼的呼啦圈过去,但因为体积太大,“最后我带了摇摇机,每天锻炼腰部,还有常规的游泳、跑步,前后准备了一个月才正式开拍。”写线万本的惊人销量,在此之前,香港本地艺人最好的销量是郑文雅的1万本。

  到今天,提到当年写真集的辉煌战绩,李丽珍很骄傲,“我这本是十大写真集之一,之前的第一名是宫泽理惠。”她说自己有留了一本珍藏,因为是很美好的青春记忆,面对镜头,她永远知道自己魅力所在,所以她相当可惜两年前为内地杂志《男人装》拍摄的封面,“那次我拍了将近20个小时,可他们太保守,并没有拍出我的特质。”于是记者趁机追问她要不要再拍一本写真集,她笑起来:“再拍写真?神经病啊!我应该不会再是全天下男人的梦中情人啦,小男生都要叫我阿姨了,还是留点幻想给他们吧。”

  舒淇跟我不同,我不后悔做出的选择”李丽珍说她其实胆子很小,从小到大未试过一个人单独旅行,因为害怕迷路。小时候她静起来可以留在家里看书画画一整天,动起来也只是出去游泳、打球。最调皮、最叛逆的事情是七八岁大跑到池塘游泳,差点淹水,也不敢告诉妈妈。而她试过的“离家出走”,也不过是走到家旁边的公园,等着奶奶接她回家。这样一个人,却在27岁做出了最大胆的决定。

  尽管是同写真集一起签订的合约,但李丽珍却坦承没有告诉父母,“我知道他们的反应会怎样,哪个家长会同意呢?我是先斩后奏。”第一部三级电影《蜜桃成熟时》上映时,虽然她已有心理准备,却不敢亲自跑到电影院看观众反映。“高志森每天给我打电话汇报票房情况,最后票房是1200万。”也正因为这部戏的监制是高志森导演,李丽珍才卸下心房,迄今为止,她依然视他为贵人,“他很会说故事,写真集推出后,有很多导演都来找我拍片,但只有他能给我信任感。”

  《蜜桃成熟时》、《爱的精灵》、《不扣钮的女孩》,三部过后,李丽珍成为全城热话的新一代性感女神。可她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宣布不再接拍,“我对事业真的是毫无野心,总是随遇而安。”这之后,她从银幕中淡出,出了一张专辑,又自行打了退堂鼓,“唱歌好累,排的通告表完全是密密麻麻的,我受不了。”她笑着跟记者说要告诫天下的年轻女生,千万不要学她。

  1996年,王晶以400万片酬力邀李丽珍出山,拍摄古装《之玉女心经》,外传是李丽珍抵御不了这个天价。此番提及,李丽珍承认是钱的因素令她动心,“当时我已经打定主意结婚了,便想着拍最后一部赚足钱也留个纪念。”在这部电影里,还有时年20岁的舒淇。此后的舒淇在许多场合表示过对青春时代的决定后悔莫及,更用尽力气“把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了回去”,而李丽珍却表示路是每个人走出来的,“舒淇跟我不同,她出道时我已经在这个圈子好久,她那么努力是应该的,但我从不后悔做出的选择,我不在乎别人怎么看。”

  李丽珍并没有像叶玉卿那样借着婚姻成功转身,她的感情生活甚至比电影更加复杂百倍。她在娱乐圈的第一任男朋友是狄波拉的亲弟弟柏德烈,此后,与当年香港小虎队(香港1984年成立的歌唱组合,由胡渭康、孙明光及林利三人组成,成立大约一年后解散)成员林利合作青春片《疯狂游戏》,擦出爱火花,相恋几个月后,又与柏德烈重修旧好。这之后,是漫画界红人祁文杰、太极乐队成员雷有晖、至今仍活跃在TVB的钱嘉乐。其中,林利一度传出曾为她自杀。今年,林利因出演《学警狙击》里的黑社会大佬,再度为人关注,在接受访问时提及这段恋情,除了否认为情自杀外,林利的回答却颇唏嘘:“不要再讲了,那时她只有18岁,我想她现在已经不知我是谁了。”

  但这些花边新闻对李丽珍来说,杀伤力远不如2004年爆发的那桩三人同眠的性丑闻。在和音乐人许愿结束了4年婚姻后,李丽珍男友的名字如走马灯换不停,从廖创兴太子爷廖尧城到老友记电影公司老板伍健雄,还有许愿的旧拍档兼排舞师林青峰……2004年,发型师马桂灿的太太李静婷向媒体爆料,他们夫妻和李丽珍有过荒唐无比的三人同居生活,更出书《珍人真事》,详述李丽珍与他们的纠葛。李丽珍直至日前才终于反击,称自己决不会做第三者,更不会做出影响女儿健康成长的事情,曾一度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争端。

  谈及过往,李丽珍只是说,她一旦遇到对的人,就会很冲动地做一些决定。但如今,女儿已逐渐长大,已开始管住她。“她不会鼓励我交男朋友,反而很警惕,只要有男性朋友打电话给我,她都会问,谁啊?我认识吗?有见过吗?是什么人?找你干嘛?她甚至不准我随便跟人出去,感觉她像妈妈一样。” 这些年李丽珍没有离开香港拍戏,闲暇时会做做登台剪彩的轻松工作,就是希望能陪着女儿一起成长。每次被香港狗仔拍到,也都是她跟女儿逛街的画面。我们采访的时间正好是下午3点多,李丽珍的手机响了,是女儿放学后打过来的电话,“你看,她有多粘我,香港雷锋报,现在她还跟我一起睡,说是有安全感,不过也许再大一点,她就不会理我了。”

  末了,记者与她聊起当年的开心少女组,她有些感叹地说,和罗美薇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,上一次见面是10年前街上的偶遇,罗美薇太幸福了。但她顿了顿,又补充道:“我也很幸福,我的女儿非常疼我。”

  李丽珍:辣妈?哈哈,确实每次我带她去上学,她都很开心。她还帮我看着身材,要我Keep Fit,常常说妈妈不要胖了,她一直监督我。

  李丽珍:很有趣,我女儿很爱在家里练习走模特步,也爱跳舞,不过我问她要不要拍戏,她就说不要,她不喜欢。我自己没想过这么远,只希望她念书努力一点。

  李丽珍:其实我一直就是个对事业没什么野心的女人,也不是很愿意接受挑战。当然,我肯定也想再接一部像《千言万语》那样的电影,我还记得拿奖的时候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,那是我人生中最突然的一次。

  李丽珍:我是最好的妈妈、妻子、女朋友和演员,因为当我很投入地做一件事时,我对自我的要求是很高的。

上一篇:六会彩王中王拥有NBA常规赛新科MVP字母哥的希腊队显然技高一筹,

下一篇:后悔拍过“”的五位女星图1敢于挑战图5坦言为艺术献身